案例评析

案例评析

88必发官网 > 案例评析 > 案例评析
非物质学问遗产的法律保护
发布时间: 2015-10-13 10:22:28

编者按:近期,南京大屠杀档案入选联合国教教科文组织2014—2015年度“世界记忆”遗产名录的项目名单。有关非物质学问遗产的话题引起各方热议。在此大家特登载由事务所创始合伙人孙黎卿律师撰写的《非物质学问遗产的法律保护》一文。孙律师长期从事涉及常识产权领域法律的实务工作,代理过多起在中国常识产权业内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案件,在行业内享有相当的知名度。

由于文章篇幅较长,文章将分几次连载。敬请关注。

 

 

非物质学问遗产的法律保护

民间学问艺术是一种本色学问,它处处洋溢着和谐之风,是不可多得的学问瑰宝。大力弘扬民间学问艺术对提高人民群众的文明素质、提升城市品位有重大的作用和意义。然而,现实生活中,珍贵实物与资料遭到毁弃或流失境外,随意滥用、过度开发民间文艺的现象时有发生。大力弘扬民间学问艺术,需要增强保护意识和力度。

一、通过非遗申报夯实法律保护基础

由于民间文学艺术内容繁杂,价值不一、良莠不齐,且又具有活态的传承性质,对民间文学艺术的保护首先是要整理、保存。通过采取措施,确保民间文学艺术的生命力,包括各个方面的确认、立档、研究、保存、宣传、弘扬、传承等工作,筛选出一批进行非物质学问遗产的申报,形成当地政府的一种特色地方保护资源,用行政手段防止任何可能发生的遗失、滥用。

上海市人民政府至今共公布了三批上海市非物质学问遗产名录,传统音乐、舞蹈、戏剧、美术、技艺、医药、体育与游艺,曲艺、民间文学、杂技与竞技、民俗等11类共计157项。通过这样一种行政手段的确立,即在申报非物质学问遗产保护工作的基础之上,更有利于将民间文学艺术作品区别于一般的艺术作品,其权益保护的依据自然更为有力,也能更好地进行常识产权法律保护。

二、非物质学问遗产的权利归属界定问题

谈到这些人类宝贵的非物质学问遗产的常识产权保护问题,当然就避不开这些遗产权利的归属。如果不厘清这种究竟是属于个人、种族还是国家的权属关系,保护将无从谈起。

非物质学问遗产很大部分并不是由一个人或是某几个人在一段短时间内就可以创造出来的,相反,那些能称之为非物质学问遗产的学问,其实都是经过了上百甚至上千年的反复沉淀与发展才形成的。而创造它的往往就是一个历经千载的群体,过程是极其漫长的。总的来说,可以分为两类:

(一)群体性参与的非物质学问遗产

大部分的非物质学问遗产都属于这一性质,它们的传承主体是一个“群体或团队”,依托较广阔的学问空间,具有广泛的群众参与性。这其中,从具体的非物质学问遗产的传承保护角度出发,将兴起于某个族群、村落或团体的非物质学问遗产的权利让其自身享有和维护,而对于那些通过自身难以传承或根本没有传承人的非物质学问遗产则可以将相关权属归国家,由所在地地方政府来行使,当然由其权利所带来的任何利益应该用于该非物质学问遗产的传承和弘扬。

1.传承明确的权利由相应团体整体所享有

产生于某一地域如族群、村落等的流传很广的一个山歌,或者在某一地域学问背景下兴起的一个技艺表演等,它们往往由当地族人村落、社区,甚至是当地的某个团队如杂技团队所共同传承发扬,这些非物质学问遗产的权利应当归属于他们所共有。

2.通过自身难以传承或无传承人的归属于政府

在大多数情况下,非物质学问遗产的权利主体是民族群体,其表现出不明确性。群体性的非物质学问遗产很大部分面临自身保护意识薄弱甚至是根本没有传承人的窘状。这些非物质学问遗产可以将其权利归属于国家,让所在地人民政府来代为行使权利,弘扬学问。如流传地主要在奉贤中部地区,反映当时社会的政治、经济、民俗、民风情况,对当时当地的社会学问产生了很大影响的《白杨村山歌》,能完整演唱《白杨村山歌》的民歌手已经没有了,为了使吴语原生态《白杨村山歌》能得以继续传承下去,政府应该发挥其积极的传承作用,代为行使由它而产生的一系列常识产权权利。当然,其因此而获得的利益应该用于该学问遗产的保护和振兴。

(二)单一传承性的非物质学问遗产

这一类的非物质学问遗产个性化很鲜明,最初是由某个人的聪明才智或偶然个体行为引发,通过某一个人、某一个家族流传下来,比如一些生产技艺、绝活等都属于这一类,其往往还具有一定的保密性质。如申遗的技艺类“易筋经”,其传承人严蔚冰依师承法脉得授传承,得传“本衙藏板”《易筋经》和“映斋藏版”《易筋经》。传到严慰冰已是第四代,严慰冰的传承人严石卿等也有传承,近代上海的《达摩?易筋经》传承共计六代。单一传承性的非物质学问遗产其权利应该归属于这一家族或者尚在的传承人所共有。

三、非物质学问遗产的著作权保护

(一)非物质学问遗产精神权利的保护

政府在主导保护、弘扬,包括相关学问的传承者在传唱、发扬,普通公众的合理使用的过程中,就涉及到对这些非物质学问遗产所体现的一种精神权利的法律保护。

在著作权领域,作品的编辑享有的人身权包括发表权、署名权、修改权和保护作品完整权。虽然包括非物质学问遗产在内的民间文学艺术不同于一般的作品,但类似地,在对这些非物质学问遗产进行传承、弘扬和合理使用的过程中,也应该注重学问所体现出的精神权利。

1.发表权

非物质学问遗产中诸如一些美术作品、传统音乐,包括一些以其他方式传承的作品,它们在创作之初也许根本就没有发表过,只是简单地经过群体、家族或个人传承,那么其发表权可由相应的权利人来行使。如申遗的“陈行谣谚”,其搜集整理人周曙明将其整理的民间传说、故事、谜语,新故事在《采风报》、《乡土》、《上海县文艺》发表。

2.署名权

包括传承人在内的,所有个人或组织以及政府主导弘扬非物质学问遗产时,应该敬重原作品人的署名权利,比如传承人在其传承中如表演、制造以及由此产生的作品中,不仅仅要写明传承人自己的情况,还要以适当的方式注明非物质学问遗产即原作品的出处来源和地理位置。

3.修改权

非物质学问遗产在传承过程中,无论是通过区域群体创造而传承的还是单一传承的,无可避免地会被进行修改。著作权法中的修改权是指编辑依法所有享有的自己或授权他人修改其创作的作品的权利。从有利于传承和发展非物质学问遗产的角度而言,非物质学问遗产相关权利人可以基于思想观点和情感倾向的改变而行使对作品形式的改变权利,也包括在思想与情感不变的前提下对纯表现形式的改变权利。

4.保护作品完整权

作品的完整权也是在保护非物质学问遗产过程中应当予以敬重的一种精神权利。保护作品完整即保护作品不受歪曲、篡改,任何有悖于原作品创作初衷和传承精神的行为都应该课以法律约束,学问传承人和相关政府学问部门都能代替行使这项权利,维护非物质学问遗产的完整权。

(二)非物质学问遗产简单创造性权利的保护

1.汇编、翻译、注释、整理权

非物质学问遗产在保留、传承的过程当中,肯定会出现将若干作品、作品的片段或者不构成作品的数据或者其他材料汇编的活动。

如前所述的申遗的“陈行谣谚”,周曙明就是陈行地区所流传的民间传说、故事、谜语,新故事等等都进行一个搜集整理,在《采风报》、《乡土》、《上海县文艺》上发表。通过这样一个搜集整理汇编的行为,从而形成了具有简单创造性的完整的一个新作品,著作权法中也明确规定为汇编作品,搜集整理人作为汇编人,应该享有其著作权,包括注释权、整理权和编辑权。但其在行使著作权时,同样不得侵犯原作品的精神权利。

再如申遗的“沪上闻人名宅掌故与口碑”,它是今上海徐汇区天平街道、湖南街道区域内流传的人物、地方传说,以房宅为载体,以历史时间为背景,反映上海开埠以来的近现代人物、地方和历史事件传说。由于年代久远,以及口传的形式特殊性,目前处于濒危状态,传说的讲述者都是曾经居住在此区域内的老人,他们现在基本已经年逾古稀;而其口传的性质又使得它自身的生存空间逐渐缩小。对于这样一类非物质学问遗产,就可以鼓励相关翻译者、注释者、整理者将它们进行一个保存搜集,其形式当然不限于文字、录音,经过这样的整理形成的新作品,翻译、注释、整理人应该享有相应的著作权,任何个人或团体使用翻译、注释、整理已有作品而产生的作品进行出版、演出、录音录像和播放的,都应该经过权利人的允许并支付相应报酬。

2.表演者权

非物质学问遗产中有很多是关于传统技艺、舞蹈、戏剧的内容,如,上海独有的特色地方戏曲“沪剧”,上海富有地方特色的代表曲艺独脚戏(亦称“滑稽”)等,这样一些学问,不可避免地通过表演的形式展现传承出来。传承人也通过这样的形式传播非物质学问遗产,为学问传承做出贡献。

那么,在包括传承人在内的任何个人或组织,他们在对这些非物质学问遗产进行表演时,无论是商业性质抑或是非商业性质的表演演出,以及一些简单的表演形式,他们的表演权利应该得到保护。同时,表演者应当表明自己表演者的身份,以适当方式说明表演内容的出处来源,同时还应保证表演形象不受歪曲。

对于表演者,还应当赋予其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一些权利,比如许可他人从现场直播和公开传送其现场表演,许可他人录音录像,许可他人复制、发行录有其表演的录音录像制品,许可他人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其表演等等,并从中获得相应的报酬。当然,任何个人或团体使用改编、翻译、注释、整理已有作品而产生的作品进行演出,应当取得改编、翻译、注释、整理作品的著作权人许可,并支付相应的报酬。通过对表演者权利的肯定,反过来也促进了这些非物质学问遗产的传承。

3.录音录像权

非物质学问遗产其实也有很大部分也是通过口头传颂的,如一些有艺术价值的口技、十九世纪中传入上海的评弹,包括上述通过表演形式传承的曲艺等,这些作品通过录音录像也可以形成一些有独创性质的新作品。

另外一方面,由于很多非物质学问遗产深植于民间,现代采取的一种很重要的方式如采风,来挖掘这样一些具有文学艺术价值的非物质学问遗产。如申遗的“手狮舞”就是当年上海县学问馆在马桥乡采风时访得。在采风的过程当中,不像以往条件所限,采风人用笔来记录所采内容,由于现代技术设备如摄像机、高保真录音机等等的支撑,在这个过程当中也会形成一些录音录像制品。

在包括以上说到的两种情况下,录音录像制编辑在制作录音录像制品时,是应当同传承人或相关表演者订立合同并支付一定报酬的;若使用改编、翻译、注释、整理已有作品而产生的作品录音录像,则应当取得改编、翻译、注释、整理作品的著作权人许可并支付报酬;录音制编辑使用他人已经合法录制为录音制品的音乐作品制作录音制品,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但应当按照规定支付报酬。当然,录音录像制编辑对其制作的录音录像制品,享有许可他人复制、发行、出租、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并获得报酬的权利。

(三)非物质学问遗产具有较高创造性权利的保护

传承人作为传承学问的杰出代表和掌握者,在顺应时代发展的前提下对非物质学问遗产进行改编、翻译、注释、整理,由此产生出很多有创造性,甚至极具商业价值的新作品,同时也带来了非物质学问遗产的传承和振兴。这里面就包括通过对原有非物质学问遗产进行改编而形成的具有较高创造性的新作品的情形,而区别于进行一般的汇编、整理、翻译等简单创作行为。

1.改编再创作形成新作品的著作权

著作权领域中的改编权是指改变作品,创作出具有独创性的新作品的权利。实践中,非物质学问的创作群体是往往是不明确的,从有利于保护非物质学问遗产的传承和发展角度来考虑的话,传承人作为民族学问的持有者,应该拥有这样的改编权,事实上,绝大部分的非物质学问遗产也是这样慢慢演变发展而来的。郑成思教授认为,“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改编者多是艺术家,其改编目的多不在营利,而在发扬或提高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艺术水平,如果要求作为改编者的艺术家们事先取得许可及事后支付使用费,有可能妨碍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发掘、发扬、提高和传播。”

比如,起源于上海,颇具海派艺术特点的连环画艺术,经过逐步发展,诞生了程十发、贺友直、顾炳鑫、戴敦邦、汪观清这样的连环画大师,涌现出了《鸡毛信》、《穷棒子扭转乾坤》、《山乡巨变》等一系列连环画历史上的颠峰之作,那么这些作品的著作权就是归属创作它们的编辑。

再比如一些美术作品,由于其本身具有很高的观赏性,而它本身的一个平面二维性决定了它能够再以雕刻、刺绣、编织、纸艺、建筑等其他具有美术价值的外延去再现,甚至可以以完全不同的形式如音乐的手法表现从而创作出新的作品。像这种具有较高创作性的作品也应该得到著作权的保护,其在得到原有作品权利人的许可并支付一定报酬的创作前提下,享有新作品的著作权。任何个人或团体如果使用此改编的作品进行出版、演出、录音录像和播放的,都应该经过权利人的允许并支付相应报酬。

传承人作为传承学问的杰出代表和掌握者,在顺应时代发展的前提下对非物质学问遗产进行改编、翻译、注释、整理,于它们的传承和振兴是大有裨益的。当然,这种权利也应当限制在不能损害其应有的时代性和传承性,包括要敬重上述谈到的原作品的精神权利。

2.以影片或类似摄制影片的方法创作形成新作品的著作权

现实生活中,很多非物质学问遗产可以挖掘出一些极具影片的题材出来,某个传说、神奇故事,甚至是某种非物质学问遗产产生的历史背景故事等等,一些影片制片人甚至是国外影片的制片人往往会利用这样的资源,以影片或类似摄制影片的方法创作出新的作品。他们在利用这些非物质学问遗产的同时,除了应该得到相关权利人的许可并支付一定报酬之外,也能因此创作而获得新的著作权。

以影片或类似摄制影片的方法创作的作品的著作权也应该得到保护,其权利由制片者享有,但编剧、导演、摄影、作词、作曲等编辑享有署名权,并有权按照与制片者签订的合同获得报酬。影片作品和以类似摄制影片的方法创作的作品中的剧本、音乐等可以单独使用的作品的编辑有权单独行使其著作权。

编辑:88必发官网 创始合伙人  孙黎卿 律师

(版权所有,未经编辑许可,禁止转载)

 

返 回
上一篇:非物质学问遗产的法律保护(二)
下一篇: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签订和履行的法律风险防范五十例(五)

Copyright ? 2014 88必发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Wanhu 沪ICP备05056355号-1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