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评析

案例评析

88必发官网 > 案例评析 > 案例评析
剧本署名权纠纷法律风险防范
发布时间: 2014-8-20 10:24:23
 

 

一、合作作品的署名权

我国《著作权法》第十三条规定:两人以上合作创作的作品,著作权由合作编辑共同享有。没有参加创作的人,不能成为合作编辑。《著作权法》关于合作作品的规定中隐含着合作作品必须有合作创作的合意。

在剧本纠纷中,合作作品非常常见,一份剧本的编写往往是一份繁琐浩大的工程,且制片方在很多情况下出于拍摄进度要求,往往希翼多名编剧参与一份剧本的编剧工作。

在合作创作剧本的情况下,合作创作的形式主要包含以下几个方面:

(一)自愿合作——共同署名无疑。

自愿合作一般是指编剧在接受剧本工作时已经知道自己编写的剧本仅仅是整个剧本的一部分,剩余部分由其他人处理。而此种情形下,很少出现剧本纠纷。

(二)被动合作——制片方在编剧默许或不知情时邀请新成员进行修改,并为新的编剧署名。

此种情形是剧本纠纷中关于署名权纠纷的典型代表。即编剧在接受工作时以为自己是唯一的编剧,最终提供了完整的剧本,但制片方认为编剧提供的剧本不符合拍摄要求,因此委托他人对剧本进行了相应的修改、完善,最终把修改弯身的工作人员也作为编剧之一。至此产生争议。

1.修改他人剧本形成的署名权

1)非创作性的修改不产生署名权。

在王X诉葛X、春风文艺出版社著作权纠纷案中,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认为,并非所有参与剧本修改工作的人员均可成为剧本的合作编辑,而需视修改者的工作是否构成具有独创性的表达而定,简单地编辑、机械地整理或提出口头修改意见等均不能使该修改者取得合作编辑身份。

在胡X诉北京华录百汇国际广告有限企业、北京非常时代影视传媒学问有限企业著作权纠纷案中,北京朝阳区法院认为:由于胡X自己以及华录百汇企业、非常时代企业提交的证据只能证明胡X在《儿子》剧本定稿中从事了统稿、修改和定稿的工作,而其所从事的统稿、修改和定稿工作中并不包含创作的内容。故无权主张署名权等著作权。

在向朝X诉遵义市川剧团、徐X著作权纠纷案中,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在向朝X完成《红妹》第一稿后,叶XX、邹XX等人对剧本的修改提出了许多有价值的修改意见,这些意见对于提高作品的语言及文学性很有益处,但剧本的主题思想、故事情节、人物设置等内容均未因此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因此,上述修改行为并非创作作品的行为,不能改变《红妹》剧本系向朝X个人作品的性质,故不产生新的署名权。

2)修改剧本达到创造性的高度,构成合作编辑,享有署名权。

在李X诉北京新世邦学问传媒有限企业著作权纠纷案中,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认为,李X参与了对王XX导演修改稿的修改工作,且该修改的内容涉及人物性格、人物关系、全剧基调等有关全局的根本性问题,对剧本是否能够用于拍摄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因此李X的修改工作起到了编剧的作用,李X应当为涉案剧本的编剧

在王X诉葛X、春风文艺出版社著作权纠纷案中,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认为,根据现有证据确认王X在剧本修改过程中所做工作包括:执笔剧本的具体改动;将剧本从头到尾都过了一遍,除第151617集之外对剧本均进行过修改;对剧本中的剧情设计、人物构造、故事走向等进行修改等。虽曹XX无法确定王X具体修改的比例,但本院已可以确认王X在剧本修改过程中实际完成了部分具有独创性的创作工作,应该构成合作合作编辑,享有署名权。

2.剧本被修改形成的剧本署名权

剧本纠纷中,常见的最终判决结果是制片方和编剧解除合同。但是编剧已经提交了故事大纲、剧本大纲以及分集剧本等剧本的大部分内容,制片方也为此支付了相应的剧本费用。编剧对其已经完成的剧本当然享有署名权,但编剧对其未完成的部分是否享有署名权呢?

在郑XX诉张XX、北京顺华伟业影视艺术发展有限企业、齐鲁音像出版社、哈尔滨电视台著作权纠纷案中,法院认为,虽聘请张XX对原告改编的剧本进行了重新改编,删除了一些不当的人物和故事,调整了场次、场景、数字、时间和人物称谓等,但张XX重新改编的剧本保留了原告改编的剧本中的大量内容,故本院认为张XX是在原告创作的剧本的基础上进行了修改和创作,涉案电视剧的编剧应署名为:郑XX和张XX。

由于编剧已经提交了故事大纲、剧本大纲以及分集剧本等剧本的大部分内容,制片方最终的剧本基本沿用原编剧的故事大纲、剧本大纲等主要内容,认定原编剧对其未完成的剧本部分享有署名权。

3.剧本被改编形成的剧本署名权

合作作品的某一编辑,对剧本进行修改、改编后的剧本的署名权,一般原则是,修改、改变需要经过其他合作编辑的同意,若修改或改编形成的剧本构成了新的作品,则改编者享有单独的署名权,但应该以改编作品的使用方式进行署名。否则涉嫌侵犯原剧本的著作权。

张X诉中国戏剧家协会、广西壮族自治区壮剧团、宋XX等著作权纠纷案中,北京二中院认为,广西壮剧团使用200111月《瓦》剧改编剧本排演成壮剧参加展演,并在展演节目单上未按照改编剧本的使用方式予以署名,构成了对张X所享有的著作权的侵犯。

二、委托作品的署名权

我国《作权法》第第十七条规定:受委托创作的作品,著作权的归属由委托人和受托人通过合同约定。合同未作明确约定或者没有订立合同的,著作权属于受托人。

剧本创作一般分为委托创作和许可使用,绝大部分是委托创作。一般制片方和编剧在委托创作合同中都会对剧本的著作权予以明确约定。大家通过分析,发现剧本纠纷关于委托创作的争议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一)未明确委托的意思,最终产生著作权归属、署名权纠纷。

即双方签订的合同没有明确是委托创造合同,也没有对著作权归属进行约定。没有明确的委托创作关系,导致无法明确适用著作权法第17条。最终著作去的归属不明,具体署名需要双方提交的证据证明。

(二)已经明确委托关系,但未约定著作权归属。

 在这种情形下,直接适用著作权法第17条,制片方丧失剧本著作权,著作权归编剧所有。制片方仅对剧本享有合同约定的摄制权。

三、笔名的自证

在北京中天润影视策划有限企业诉王X著作权纠纷案中,北京一中院认为:在二审审理过程中述原告王X称其即为文馨,但其未提交证据证明文馨系其笔名或别名,亦无其它证据与其陈述相印证。虽然王X与中天润企业签订了由中天润企业购买电视剧《居家男人》剧本的合同,但是,除双方提交的署名为编剧文馨、王X的剧本外,并无证据证明《居家男人》剧本系王X独立创作完成的,故该合同不足以证明王X系《居家男人》剧本的著作权人,故王X以《居家男人》剧本编辑的身份主张著作权,证据不足。

由此可见,编剧在使用笔名是一定要注意保存相关的证据,如果剧本使用笔名,在签订相关合同时,一定要在合同中对笔名或真实姓名有所标注和体现。在剧本的著作权登记时同样要注意相关问题。随着当前网络小说的风靡,网络写手们面临的笔名问题更为迫切。为了避免后续的著作权侵权和其他纠纷,网络小说公布前的著作权备案登记、登记过程中的真实姓名、笔名的对应关系等都是应该注意的问题。

四、剧本的署名顺序

关于作品署名的顺序,我国著作权法并没有明确规定,司法实践更多的倾向于当事人的约定,没有约定,更多的是看编剧对剧本的贡献程度,编剧的署名只要在作品中有所体现,制片方对顺序的排列一般不构成对编剧署名权的侵犯。

在赵XX诉中央电视台、河北学问音像出版社著作权纠纷案中,北京二中院认为:作为制片方的中央台和河北音像出版社考虑到赵XX的工作量及责任,将其与完成拍摄稿且对剧本贡献更大的周XX分别署名,以突出周XX的作用,此结果虽在赵XX意料之外,但合理地反映出了剧本的实际创作情况,尚不构成对其署名权的侵犯。

五、署名权的放弃

根据权利类型,著作权包括著作权人身权和著作权财产权。其中著作权财产权可以许可使用和依法转让,二著作权人身权,由于其强烈的人身属性,不可转让和放弃。在俞XX与杨X、崔X著作权纠纷案中,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剧本的精神权利应从两个方面进行理解。一方面,其与人认为:的身份有关,具有不可转让和不得放弃的特点。我国著作权法仅规定许可他人行使和转让财产权,但对署名权等精神权利没有规定,不应做扩大说明,放弃署名权的行为是无效的民事行为,本院不应予以支撑。另一方面,剧本属于精神权利受限的作品。影视作品需要巨额的投资和多方主体的合作才能完成,为促使剧本最后能够变成影视作品,编辑行使保护作品完整权和修改权,通常不应阻碍影视作品的完成。

在俞XX诉杨X、崔X著作权纠纷案中,北京市海淀区法院认为:委托创作的作品,著作权法有特别的规定,即当事人对著作权的归属问题可以进行约定。由于在该条中,没有提到人身权的特殊属性问题,通常会说明为约定的客体为全部著作权。尽管放弃声明的结果导致了杨X、崔X实际取得了剧本财产权,但放弃声明不等于双方重新设定了合同关系,合同是双方当事人共同的意思表示,订立合同需要协商,反映出双方协商的结果,而放弃则是一种不再享有权利的单方意思表示,没有转让或者将权利归属他人的意思。鉴于编辑撤回放弃声明并不会损害拍摄方的利益,符合著作权法保护精神权利的要求及对权利人放弃权利应采取限缩性说明的民法原则,“放弃声明”的含义不应理解为俞XX将署名权等精神权利转让给杨X、崔X。所谓“放弃署名权”,只能说明为编辑同意不署名,而并不意味着他人在其作品上有权署名。

六、署名权的追认

著作权法关于署名权的规定集中在第十一条第四款的规定,该条法律是对判定作品编辑的通常依据。即根据作品上的署名判定作品的著作权人,同时也不排除一些例外情况,这些例外情形通常包括:

(一)如果未署名者提供了足够的证据,证实自己为作品的编辑,那么法律可予以认定。因为法律赋予编辑署名权;

(二)当时基于某种原因,他人在作品上署了名,事后能提出足够的证据证明作品上的该署名人并未参加该作品的创作,从而可以否定其编辑的身份,撤销其编辑身份的署名权。

在沈XX、漠雁诉张XX、吕XX、吕XX、吕XX案中,由于一些由于政策、历史原因,其中一人未参与创作,但由于原告相反证据不足,最终未能撤销其他未参与创作的编辑的署名。

上海一中院和上海高级人民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一条第四款规定:“如无相反证明,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非法人单位为编辑”。从本案的证据来看,现原告沈XX提供的证据,均系时隔40年后所作的书面证人证言,这些证据不足以推翻当时形成的编辑为三人的书证的证明效力,且当时剧本署名的三编辑中,被争议者吕XX已去世,另一位编辑漠X认为吕XX参与了《霓》剧的创作,吕XX应该享有署名权。因此,原告沈XX要求确认《霓》剧剧本的署名权属XX、漠X的诉讼请求缺乏有效证据的佐证,本院不予支撑。

编辑:88必发官网   许超 律师

(版权所有,未经编辑许可,禁止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返 回
上一篇:剧本委托创作合同解除后,著作权归谁所有?原制片方能否继续创作、使用?
下一篇:剧本交付纠纷法律风险防范

Copyright ? 2014 88必发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Wanhu 沪ICP备05056355号-1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